他一步一步地朝我走来
故事讲到这里,你大概应该明白了,那就是我没有说谎,我真的就是西门庆。我承认我以前说过谎,小时候说谎那是因为我想糊弄大人给我买块糖吃,年轻的时候说谎那是为了能让裤裆里好受点儿,现在我都快要四十岁了,该享受的享受了,该遭的罪也遭过了,我现在撒谎有什么用处?难不成你还能帮我说一个媒?那我倒可以考虑撒一次谎。不罗嗦了,反正那天晚上我跑了,离开了那家令我非常不爽的神经病院,当然,我不能白跑,我绑架了比干丞相,因为我知道我以后用得上他。原来,踢开门的那个红脸汉子果然是武大郎的兄弟武松。我下意识地喊出他的名字的时候,他一下子怔住了,两眼似乎要冒出火来。他一步一步地朝我走来,口中念念有词:“西门庆,西门庆,还我哥哥命来,还我哥哥命来。”当时我一点儿也不害怕,我没把你哥哥咋样啊,还他什么命?你顶多打我一顿,因为我想勾引你家嫂嫂,甚至你连打我一顿的理由都没有,我压根就没勾引成你家嫂嫂啊。所以,我昂着头冲他发威:“我没听见你在朗诵什么,走开,走开!”武松大吼一声:“直娘贼,拿命来!”双腿腾空向我踢来。这厮果然有景阳冈打虎的气势!我不敢怠慢,一个旱地拔葱跳将起来,躲过了这凌空一脚。武松一招没有将我置于死地,似乎有些不太相信,站在当地不停地打量我。我估计他是在想,咦?怎么神经病院里还有这等高手?比干在一旁好象吓傻了,两手在胸前不住地扑腾:“住手住手。”说来也怪,那武松听了比干的话,忽然沉静下来,双眼迷离,到处乱看,似乎是在找什么人。我本来想趁他发呆的时候上去把他放翻,哪知晓这时候突然也懵了,我听见诸葛亮的声音在嘟囔:“完了完了,全他妈乱套了,这时辰没设计好啊,西门庆还没得手潘金莲,武二郎就来了,差了好几个月呢,不行不行,得赶紧走一个……西门庆?武松?谁先走好呢?”估计这话武松也听见了,只见他猛地跳起来,怪叫道:“兀那贼道,快快出来吃俺三拳!”坏了,让他抢先了!我知道他这么一骂,肯定是他先回去了,因为修行差火,诸葛亮会先让他回去“回炉”一番的。那我呢?我还想回去呢,金莲娇娘还等着我回去与她温存呢。我心里那个别扭啊,你说你这个挨千刀的村夫,早不折腾我晚不折腾我,正在我即将成事儿的时候,你把我弄到这个地方来了……唉,我也骂你吧, 二四六天天好彩免费资料精选我把眼一闭:“村夫, 黄大仙精选二四六必中特我干你娘!”你别笑话我骂得粗鲁, 白小姐精选一码必中我们宋朝的骂法已经够文雅的了, 精选10码中特你比比看,现在的人都怎么骂人?说实话,在这里我都不想说了,总之,比这句难听的多了去啦。还不说现实中,你就说网上吧,什么jb,什么sb,一水的外国字母,你想都想不出来在生活中应该怎么发音。第一个还好说点儿,鸡逼?或者击毙,够狠的吧?第二个不但发音困难,意思就更不敢恭维了,爱死逼,或者死逼,怎么意思?不甚明了。我觉得应该是爱上了某个女人下身那玩意儿吧?或者是不喜欢那玩意儿,咒那玩意儿是死的,不会动弹。其实,大可不必如此诅咒那玩意儿,死的还是活的,你自己的心里自然有数,整天挂在嘴边岂不成了老和尚与小和尚背媳妇的故事?在我眼里,那可是个好东西,它让我每天保持充分的活力,让我感觉生活是那么的美好。我骂了好几声也没见回应,睁眼一看,屋里一个人影也没有了!人都哪去了?我扑到门口大声叫喊:“诸葛亮!武松!比干丞相——你们去了哪里啊!”话音刚落,身后就有人叫了一声:“西门兄,休要叫喊,新闻资讯我在这里。”我倒头一看,比干竟然满面红光地站在屋里,笑眯眯地冲我点头。/“比干兄,方才你去了哪里?”问完话,我又到处找起武松来,我怕他冷不丁跳出来打我。“西门兄,别找了,武松被诸葛亮唤回宋朝去了,让我细细说与你听……”比干说,刚才他突然晕了过去,晕乎中,看见诸葛亮穿一身金光闪闪的道袍站在他的面前。诸葛亮说,因为几年前度他来这里的时候,临时喝了几口小酒,忘记点开他管记忆的那个穴道了,直到今天他才想起来,本来是特意赶来给他解穴的,谁知道恰好碰上了这么一出。说着就在他的身上捏了一把,然后道声“保重”,拉着还在发蒙的武松就飞出了窗外。刚醒过来,就看见我在喊他。我松了一口气,武松那厮终于还是走了,这样也好,省得你老是找我的茬儿。后来我才知道,我空欢喜了一场,那个挨千刀的武松是不会轻易放过我的,没过多长时间他又回来了,怀揣利刃到处找我,恨不得一刀割了我的脑袋祭奠他的哥哥。有好几次,我差点儿成了他的刀下之鬼,幸亏比干丞相时刻陪伴着我,保护着我,不然我真的不知道死在哪个朝代了。“照这么说,你有记忆了?”我高兴地跳了起来,这太好了,我终于有伴儿啦!“让我试试……”比干眯上了眼,慢慢念叨起来,“好了,好了,我全明白了。”“你真的是比干丞相?”我激动又兴奋。“真的是,真的是……”比干的黄脸蓦地变红了,“我有了法术了!”“什么法术?演练一下看看!”我比他还要着急,连连催他。比干瞪眼看着窗外的一只麻雀,口中念叨了一句什么,接着,那只麻雀就变成了一只鸡,扑拉拉从窗口飞了进来。成功了!我欢呼起来:“比干兄,原来你真的不是一般人物!这太好了,咱们走,离开这个鬼地方,咱哥儿俩到处观光一番!”“不可,”比干拉住了正要拔脚往外冲的我,“我不能走,这里还有许多病人等我照顾。”“照顾个屁?”我拖着他就走,“赶紧走吧,晚了就走不成了,这里全是一些神经病。”“不行,毛主席教导我们,要救死扶伤,实行革命的人道主义,这是我做医生的职责。”我俩正在拉拉扯扯,门口一个面皮白净的汉子冲我抛个飞眼道:“帅哥,要去哪里?”比干走过去把他推了出去:“李公公,你先回去,呆会儿我去给你打针。”李公公不走,扭扭捏捏地翻了个白眼:“我的爱如潮水,”用手一指我,“爱如潮水将我向你推,紧紧跟随,爱如潮水它将你我包围……”见比干还在推他,他不乐意了,猛然转回头冲我嚷道,“我再也不愿见你在深夜里买醉,不愿别的男人见识你的妩媚,你该知道这样会让我心碎,大官人呐——答应我,你从此不在深夜里徘徊,不要轻易尝试放纵的滋味!”我让他唱懵了,随着一阵阵鸡皮疙瘩的暴起声,我轰然倒在地上。不知过了多久,我感觉自己躺在了一个人的怀抱里,睁眼一看,李公公的胖脸赫然在目。这个人是不是有什么毛病?他应该是个男人啊,怎么会对我如此色眯眯的?我顾不得扑拉粘了一身的鸡皮疙瘩,蹿起来夺门而出。比干丞相正端着一个盛满针头针管的盘子往这边走,口中念叨着要给李公公打针。还管那些干什么?跟哥们儿走吧!我豁出去了,二话没说,夹着他的脖子就冲到了楼下。李公公凄凉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:“官人啊,你可知道,这样会让我心碎——”就这样,我把比干绑架了出来。我扭着他的手腕子走上繁华街头的时候,天上繁星密布,夜空深邃而悠远。走了一路,我开导了他一路,他终于同意跟我一起流浪。

听DJ来深港Dj Www.Ik123.Com

  原标题:安徽桐城市委书记刘中汉升任亳州市委常委

,,香港挂牌一肖一码精选12码
热点文章
近期更新
友情链接

Powered by 香港六合正规网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